第67章 067【百骑不惭世上英】_九锡
读者小说网 > 九锡 > 第67章 067【百骑不惭世上英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7章 067【百骑不惭世上英】

  第67章067【百骑不惭世上英】

  深夜,景军大营。

  那场大火造成的杀伤比陆沉和段作章的预估还要严重。

  相比那些当场死亡的士卒,活着的人更加痛苦。

  烧伤和烫伤在这个时代本就属于非常棘手的伤病,随行军医虽然准备了大量的伤药,却无治疗这两种伤病的药膏。

  如今已是夏日,气温本就偏高,那些被奇火波及的伤员根本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,只能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楚苦苦支撑。

  秦淳知道此事的影响非常恶劣,故而在阵前便已发出军令,命桑迈带人将这些伤员带去营地后方,另设一地安营扎寨进行医治。

  虽说这些人没有回到大营,明面上不会带来太恶劣的影响,但是亲眼目睹那惨烈一幕的景军士卒实在太多,在发现伤员被提前转移走之后,一股沉闷压抑的氛围在营中弥漫开来。

  中军帅帐之内烛火通明,秦淳给众将下达强硬的命令,要求他们尽快扭转麾下部属的心理状态。

  为此,他修改了先前的承诺:只要攻破广陵城,在接到上方的新命令之前,所有将士都可在城内尽情取乐肆意报复,一方面以此来提振士气,另一方面则是打着为同袍复仇的名义。

  但是至少在今夜,景军大营依然处于一种不太安定的状态。

  濛濛夜色之中,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着。

  广陵城北门附近,五百勇士凛然肃立。

  他们悉数换上广陵军武库里备着的轻甲,兵器各不相同,有人还是用着自己趁手的武器,有人则从武库中选择心仪的刀枪。

  纵然依旧无法洗净一身草莽气息,却隐隐有了几分精锐之势。

  对于陆沉的征召,这些人非常踊跃,一者自然是因为如今城内的氛围,二者则是各自的家主这一次十分慷慨,早就允诺丰厚的回报。

  陆沉走到他们中间,语气沉稳而有力:“虽然之前已经再三征求过诸位的想法,但我现在还要问一句,有没有不想去的?不用担心什么后果,不愿去便留下,莫要临敌之时再后悔。今夜我会带着你们出城袭营,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,临阵脱逃等同战时触犯军法,届时不光你自己有麻烦,还会牵连到亲眷。”

  众人整齐地低声回道:“没有!”

  陆沉边走边说道:“好。今夜若能顺利破营,人人皆有赏银,伤亡者另有抚恤。没有回来的,詹府尊和段将军会亲自将银子送给你们的家人。”

  队列之外,知府詹徽和副指挥使段作章并肩站立,闻言便接过话头道:“陆干办所言属实,诸位壮士大可放心。”

  众人肃然的面庞上多了几分振奋。

  陆沉又道:“除赏银之外,此战若胜则会载入军功簿,奋勇争先者如同白天的守城将士一般,接受朝廷的嘉奖。”

  终究不是令行禁止的职业军人,没办法做到规矩森严,当即便有人主动应道:“陆大人,我们一定会拼死作战!”

  陆沉深吸一口气,凛然道:“准备出发!”

  詹徽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年轻人,几番欲言又止。

  他知道陆通对这个独子的重视,但是眼下广陵局势艰难,没人可以独善其身,如果他因为私交坚持不让陆沉领头袭营,那其他人凭什么去做如此危险的事情?

  孰轻孰重,不难分辨。

  只是临到分别之际,詹徽不禁喟然道:“尽量小心一些。”

  陆沉行礼道:“多谢府尊关怀。”

  站在旁边的段作章正色提醒道:“临机应变,莫要恋战。”

  陆沉应道:“遵命。”

  随即道别。

  二人望着他的背影,段作章忽然说道:“府尊,伱可知我现在想起了何人?”

  詹徽问道:“谁?”

  段作章压低声音,神情复杂:“杨光远杨大帅。”

  詹徽一怔,缓缓道:“将军何出此言?”

  段作章轻声道:“杨大帅开山第一战便是率千骑星夜奔驰,突袭景廉族骑兵驻地,纵横驰骋在数倍于己的敌人中,将当今景帝的二叔一刀枭首。元嘉之变,举国权贵仓皇南奔,如果杨大帅没有……泾河防线又怎会形同虚设。”

  话到末尾,已有三分悲愤之意。

  这段时间的通力合作让两人亲近不少,但过往委实没有多少交情,段作章这话自然显得交浅言深,也让詹徽心中讶然,这位副指挥使看着可不像粗鲁疏狂的性子。

  段作章此刻已经回过神来,倒也没有虚言伪饰,坦然道:“段某一时激愤,让府尊见笑了。”

  詹徽轻叹道:“将军所言,本官亦有所感,只是杨大帅的案子关乎天家体面,往后还是莫要在外人面前提起。”

  段作章抱拳一礼,然后说道:“多谢府尊提点。”

  “不敢。”

  詹徽回礼。

  便在此时,北门已经打开,五百骑徐徐进入瓮城内部。

  陆沉当先而行,左边是腰悬短刀、手持斩马刀的林溪,右边则是提着一杆长枪的李承恩——陆沉本以为他惯用的兵器是刀,今夜才知他只是因为出于方便才带刀,他的师父传下来一套极为霸道的枪法。

  后面是以陆家护院为主的近百名高手,这些人已经进入化气为劲的阶段,放在江湖上也能称得上真正的武人。再往后三百余人基本都处在练气阶段,即陆沉在参悟上玄经之前的状态,比不上一流高手,对付普通士卒绰绰有余。

  其实陆沉在昨日午间说的话有所保留,他当然不会只是带着这五百人去城外转一圈。

  瓮城侧面的城门缓缓拉开,十余道身影步行而出,五百骑继续留在原地等待。

  那些人是林溪带来的绿林高手,先行一步解决景军布置在外围的哨探,由经验丰富眼力卓绝的席均带领。

  城外的景军除去两万战兵,还有数千名负责粮草和后勤的辅兵,在广陵城西南面立营。

  后续的援兵和粮草还在通过望梅古道往广陵而来,预计需要六七天的时间,不过这支景军携带的粮草至少还能维持半个月,故此秦淳并不着急。

  因为时间紧迫再加上条件有限,景军营地不够扎实,但是该有的布置并不缺。

  其营分为七部,中军四千人做一大营,前后左右四军各三千人,东西轻骑各一千五百人。

  这些信息早已被广陵军哨骑探知,陆沉亦了如指掌,他当然不会一时心血来潮就想夜袭破营,已经提前尽可能按照掌握的信息进行推演。

  深沉的夜色中,陆沉握紧手中的长刀,逐渐调匀自己的呼吸。

  林溪侧过头,静静地望着他。

  陆沉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师姐,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紧张。”

  林溪道:“我从十二三岁就开始与人交手,因此习惯了厮杀争斗。倒是你自己能如此平静,让人意想不到,毕竟你以前只是富家公子,应该没有时常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经历。”

  陆沉想了想,平静地说道:“那天在织经司衙门里,我亲手杀了一名察事厅的细作,当时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,或许是因为我天性比较迟钝。”

  对于这个回答,林溪自然不会尽信,但也没有刨根问底的必要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抹身影回到瓮城,来到陆沉跟前拱手道:“陆公子,席大哥已经解决外围的岗哨,我们可以直冲敌军西营。”

  陆沉颔首应下,然后朝旁边的李承恩递去一个眼神。

  命令口口相传,很快便传入五百人耳中。

  瓮城城门完全拉开,陆沉一马当先,林溪和李承恩紧随其后。

  五百骑裹甲衔枚,踏夜而行。

  天地之间,一片静谧。

  自北门出,往西北方向绕城而行,经过城外那片高低起伏的缓坡之后,悄然接近景军西营,沿途皆有林溪的手下引领,途中景军的暗哨皆已悄无声息地毙命。

  其时,刚过寅时二刻。

  距离对方营地约百丈时,陆沉抬起左臂,后面的人依次为之,五百骑逐渐开始提速。

  及至寨边,席均带来的人手猛地齐齐发力拔开鹿角,众人以四骑并排直入营中!

  狂风卷起,伴着怒吼。

  “杀!”

  景军岗哨望着突兀出现在营外的齐军骑兵,眼中遽然泛起惊恐之色,想也不想就拼尽全力喊道:“敌袭!”

  然而已经迟了。

  林溪手持斩马刀,眨眼间奔袭接近,手起刀落便是一颗首级。

  另一边,李承恩挥动长枪,竟是将一名景军贯穿挑起,然后硬生生带行数步才抽枪而出。

  陆沉双唇紧抿,策马疾驰,身体微侧长刀猛劈而下,将一名景军从脸颊一直砍到肋部。

  五百骑如疾风掠过,见人就杀,一时间喊声如潮,景军西营乱成一片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zdnb.com。读者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zdnb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